4
您所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人生就是博尊龙 >
4
您所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人生就是博尊龙 >

人生就是博尊龙

一场实验室爆炸事故 24岁硕士的人生彻底转向

发布时间:2020-05-20 08:59    浏览次数 :

  4年前,一场实验室爆炸事故,让东华大学2015级学生郭宏振的人生彻底转向。

  如果不是这场事故,郭宏振两年即可完成学业,和当时的女朋友结婚生子,找到一份待遇不错的工作,还能时不时贴补农村老家的父母。然而,现在的他右眼失明,左眼视力0.01,脸部多处疤痕,不仅女友离他而去,处处求职碰壁,之前一直说要承担医药费用的学校也“变了卦”,今年4月8日起,学校不再支付郭宏振医药费、生活费,郭宏振不得已将母校诉至法院。

  (戴着眼片,郭宏振失明的右眼看起来略显正常。)

  5月9日,郭宏振诉东华大学一案一审在上海长宁区法院第二次开庭审理,庭审中,责任认定和医药费金额等成为争议焦点,该案并未当庭宣判。

  郭宏振2015年从广东一所大学考研进入东华大学生物工程专业。从研一开始,按照导师的要求,郭宏振选择了石墨烯功能材料研究方向。这个专业就业前景不错,郭宏振信心满满地想在这个领域做出点成果。

  像很多高校一样,郭宏振所在的实验室,也有传帮带的传统。以发生爆炸事故的制备氧化石墨烯实验为例,研一时,郭宏振曾在导师和师兄的指导下做过这个实验,所以,当自己研二,导师说研一学生不懂可以向自己求助时,郭宏振并未多想,就满口答应。

  据郭宏振回忆,当天上午,自己正在做静电纺丝实验,师弟李强、赵云乐在同一实验室做制备石墨烯实验。由于两人刚进实验室不久,对实验流程不太熟,郭宏振先是给二人打印了实验流程图,帮忙找来了降温用的冰、温度计、铁架等实验耗材,就去忙自己的实验去了。在两个师弟实验过程中,郭宏振曾建议两人前往导师处看实验视频教程,但是两人并未看到。

  郭宏振告诉记者,该实验需要接触浓硫酸、浓硝酸等化学危险品,为此,同实验室的另一位师兄专门找来了一双塑胶手套,至于护目镜等防护装备,不光自己没见过,也没听导师说过要戴。实验过程中,两位师弟问他如何向锥形瓶里添加高锰酸钾时,由于是二人主导实验,郭宏振并未看温度计(实验要求,温度需要控制在5℃,当时温度超过这个温度),就向锥形瓶里添加了高锰酸钾。

  一瞬间,爆炸发生了,面向实验台的郭宏振刹那间两眼什么也看不到了,混乱中,郭宏振摸着墙壁跑出来呼救,由于现场乱作一团,加上实验室并没有冲淋装置,郭宏振无法用清水冲洗眼睛,并未采取任何急救措施,在医院住院时已经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。

  据东华大学当时的通报,2016年9月21日(星期三)上午10:30时左右,我校松江校区化学化工与生物工程学院3名研究生在实验室进行化学实验过程中引发爆炸。师生立即拨打110和120,并进行现场紧急处置,3名受伤学生被及时送医诊治。目前1名学生受轻微擦伤,2名学生正在接受进一步检查治疗,无生命危险。事故发生后,派出所和安监部门到达现场进行事故调查,具体事故原因正在进一步调查中。

  郭宏振告诉记者,事故至今,上海市松江区安监部门没有介入调查,只派人拍摄了事故现场的三张照片,上海市松江区大学城派出所不予立案,没有独立的第三方进行事故真相调查。唯一对事故进行调查的则是学校保卫处,但至今未出具和公布官方调查结果。“只是口头告诉我父亲,爆炸原因是因我没有注意温度控制,操作不当引起的。因为我不认可,校方至今未向我出具事故调查报告。”郭宏振说。

  郭宏振说,从进入实验室开始,学校未曾进行任何安全教育培训,实验室也没有相关防护设施。“事发前几天,学校化工楼曾发生酸灼伤事故,但学校并未进行整改,只是在QQ群提醒同学们注意安全,此外,并未采取任何措施。”

  对于以上说法,大众网·海报新闻记者试图联系东华大学,截至发稿时,并未获得回复。

  事故发生后,郭宏振躺在医院的ICU病房里,眼前始终一片白光,什么也看不见。第二天做完眼部手术后,即便是医生说伤得很严重,有可能全部失明,郭宏振还心存一丝侥幸,想着休养一段时间,可能视力就恢复了。

  住院9天后,郭宏振出院休养,此后,他的双眼完全失明长达数月,后左眼稍有光感,右眼完全失明,面部毁容严重。在上海市第九人民医院手术长达十五次之多,仍未有明显改善。上海五官科医院就医三年,左眼视力恢复至0.01左右,右眼没有视力。

  郭宏振提供的一份伤残鉴定报告显示,右眼盲目5级,左眼重度视力损害,构成四级伤残;面部增生性皮肤瘢痕形成(累计面积达15.0c㎡),构成八级伤残;右眼眼脸轻度畸形,构成十级伤残;张口受限Ⅰ度,构成十级伤残。

  事故发生后,学校方面曾多次表示,会对郭宏振后续的治疗费、生活费等负责到底,一看学校这态度,郭宏振和家人也想着尽快治好眼睛,并未多想。这期间,郭宏振和家人曾向学校提出前往北京、广州等地就医,但学校以上海的医疗资源已经足够优质为由,拒绝支付前往外地就医的费用。郭宏振和家人只能自行前往北京301、同仁医院、广州中山眼科医院等地自费就医。

  一次,郭宏振独自前往北京求医,由于视力弱,加上天黑戴着墨镜,自己走着走着就撞到电线杆上。“由于没有资源,我们去外地就医挂号都很难,一次找黄牛挂号花了就2000,花了钱不说,治疗效果也不是很好。”郭宏振说。

  原本,郭宏振的学制是两年,2017年6月即可毕业的他,因为这场事故受伤,延期到2019年6月才毕业。当郭宏振靠着微弱的视力,敲完毕业论文,拿到学位证后,谁知,学校“变了卦”。

  郭宏振告诉记者,学校的说法是,自己不再是学校的学生,以后不能再为他支付相关费用了,同时,聘请了律师和郭宏振交涉,提出通过法律诉讼渠道,解决郭宏振的赔偿问题。

  这期间,学校学生处的老师,曾为郭宏振联系到上海一家软件公司的工作,不过声明每月只能发上海市最低保障工资2000多块钱,郭宏振拒绝了。“我虽然视力不好,但也不至于不能用电脑,所以我还是想找跟自己专业相关的工作,但是投了很多简历,对方一看他的视力情况,再也没有后续回复。”郭宏振说。

  在郭宏振提供的一份2019年7月的录音中,校方律师表示,希望郭宏振提供给校方解决方案,再由校方讨论后回复,并建议郭宏振可以走司法程序。2019年8月,郭宏振对东华大学提起民事诉讼。2020年4月29日,郭宏振诉东华大学一案一审第一次开庭。5月9日,该案一审二次开庭。郭宏振的代理律师、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张黔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法院在今天的庭审调查中,主要是核对学校在郭宏振受伤后垫付医药费等费用金额方面。此外,双方争议的焦点为责任划分,即学校在起事故中有没有责任以及应当承担多大责任。

  “我们认为学校应该负全部责任,主要体现在学校在实验室管理上严重缺位,学生在操作这种有相当危险性的实验时没有老师在场指导,学校也没有对学生进行专门培训,没有告知学生该实验操作不当有可能产生爆炸风险等等。”张黔林表示,教育部从2013年以来,多次专门发文强调高校实验室要加强管理,落实安全责任,要对参加实验人员进行培训,做好安全保障等等,现在看来,被告并没有严格落实这些要求,最终才导致了事故的发生。

  张黔林说,本次事故后警方没有立案,没有第三方出具事故认定,具体责任划分将由法院根据双方提供的证据和查清的事实来确定。“根据类似案件办理来看,案件因果关系是难点。”

  5月9日,大众网·海报新闻记者见到郭宏振时,他刚参加完法院一审的第二次开庭。走在路上的他,带着墨镜和口罩,看不清路牌,只能用手机拍下来,凑近了看,然后选择前进的方向。

  4年过去了,28岁的郭宏振一直带着口罩、墨镜生活,每天都要给脸上抹药、滴眼药水,女友离他而去,同学不再和他联系,他完全理解,然而学校也要抛弃他,他却怎么也想不通。

  4年前,一场实验室爆炸事故,让东华大学2015级学生郭宏振的人生彻底转向。

  如果不是这场事故,郭宏振两年即可完成学业,和当时的女朋友结婚生子,找到一份待遇不错的工作,还能时不时贴补农村老家的父母。然而,现在的他右眼失明,左眼视力0.01,脸部多处疤痕,不仅女友离他而去,处处求职碰壁,之前一直说要承担医药费用的学校也“变了卦”,今年4月8日起,学校不再支付郭宏振医药费、生活费,郭宏振不得已将母校诉至法院。

  (戴着眼片,郭宏振失明的右眼看起来略显正常。)

  5月9日,郭宏振诉东华大学一案一审在上海长宁区法院第二次开庭审理,庭审中,责任认定和医药费金额等成为争议焦点,该案并未当庭宣判。

  郭宏振2015年从广东一所大学考研进入东华大学生物工程专业。从研一开始,按照导师的要求,郭宏振选择了石墨烯功能材料研究方向。这个专业就业前景不错,郭宏振信心满满地想在这个领域做出点成果。

  像很多高校一样,郭宏振所在的实验室,也有传帮带的传统。以发生爆炸事故的制备氧化石墨烯实验为例,研一时,郭宏振曾在导师和师兄的指导下做过这个实验,所以,当自己研二,导师说研一学生不懂可以向自己求助时,郭宏振并未多想,就满口答应。

  据郭宏振回忆,当天上午,自己正在做静电纺丝实验,师弟李强、赵云乐在同一实验室做制备石墨烯实验。由于两人刚进实验室不久,对实验流程不太熟,郭宏振先是给二人打印了实验流程图,帮忙找来了降温用的冰、温度计、铁架等实验耗材,就去忙自己的实验去了。在两个师弟实验过程中,郭宏振曾建议两人前往导师处看实验视频教程,但是两人并未看到。

  郭宏振告诉记者,该实验需要接触浓硫酸、浓硝酸等化学危险品,为此,同实验室的另一位师兄专门找来了一双塑胶手套,至于护目镜等防护装备,不光自己没见过,也没听导师说过要戴。实验过程中,两位师弟问他如何向锥形瓶里添加高锰酸钾时,由于是二人主导实验,郭宏振并未看温度计(实验要求,温度需要控制在5℃,当时温度超过这个温度),就向锥形瓶里添加了高锰酸钾。

  一瞬间,爆炸发生了,面向实验台的郭宏振刹那间两眼什么也看不到了,混乱中,郭宏振摸着墙壁跑出来呼救,由于现场乱作一团,加上实验室并没有冲淋装置,郭宏振无法用清水冲洗眼睛,并未采取任何急救措施,在医院住院时已经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。

  据东华大学当时的通报,2016年9月21日(星期三)上午10:30时左右,我校松江校区化学化工与生物工程学院3名研究生在实验室进行化学实验过程中引发爆炸。师生立即拨打110和120,并进行现场紧急处置,3名受伤学生被及时送医诊治。目前1名学生受轻微擦伤,2名学生正在接受进一步检查治疗,无生命危险。事故发生后,派出所和安监部门到达现场进行事故调查,具体事故原因正在进一步调查中。

  郭宏振告诉记者,事故至今,上海市松江区安监部门没有介入调查,只派人拍摄了事故现场的三张照片,上海市松江区大学城派出所不予立案,没有独立的第三方进行事故真相调查。唯一对事故进行调查的则是学校保卫处,但至今未出具和公布官方调查结果。“只是口头告诉我父亲,爆炸原因是因我没有注意温度控制,操作不当引起的。因为我不认可,校方至今未向我出具事故调查报告。”郭宏振说。

  郭宏振说,从进入实验室开始,学校未曾进行任何安全教育培训,实验室也没有相关防护设施。“事发前几天,学校化工楼曾发生酸灼伤事故,但学校并未进行整改,只是在QQ群提醒同学们注意安全,此外,并未采取任何措施。”

  对于以上说法,大众网·海报新闻记者试图联系东华大学,截至发稿时,并未获得回复。

  事故发生后,郭宏振躺在医院的ICU病房里,眼前始终一片白光,什么也看不见。第二天做完眼部手术后,即便是医生说伤得很严重,有可能全部失明,郭宏振还心存一丝侥幸,想着休养一段时间,可能视力就恢复了。

  住院9天后,郭宏振出院休养,此后,他的双眼完全失明长达数月,后左眼稍有光感,右眼完全失明,面部毁容严重。在上海市第九人民医院手术长达十五次之多,仍未有明显改善。上海五官科医院就医三年,左眼视力恢复至0.01左右,右眼没有视力。

  郭宏振提供的一份伤残鉴定报告显示,右眼盲目5级,左眼重度视力损害,构成四级伤残;面部增生性皮肤瘢痕形成(累计面积达15.0c㎡),构成八级伤残;右眼眼脸轻度畸形,构成十级伤残;张口受限Ⅰ度,构成十级伤残。

  事故发生后,学校方面曾多次表示,会对郭宏振后续的治疗费、生活费等负责到底,一看学校这态度,郭宏振和家人也想着尽快治好眼睛,并未多想。这期间,郭宏振和家人曾向学校提出前往北京、广州等地就医,但学校以上海的医疗资源已经足够优质为由,拒绝支付前往外地就医的费用。郭宏振和家人只能自行前往北京301、同仁医院、广州中山眼科医院等地自费就医。

  一次,郭宏振独自前往北京求医,由于视力弱,加上天黑戴着墨镜,自己走着走着就撞到电线杆上。“由于没有资源,我们去外地就医挂号都很难,一次找黄牛挂号花了就2000,花了钱不说,治疗效果也不是很好。”郭宏振说。

  原本,郭宏振的学制是两年,2017年6月即可毕业的他,因为这场事故受伤,延期到2019年6月才毕业。当郭宏振靠着微弱的视力,敲完毕业论文,拿到学位证后,谁知,学校“变了卦”。

  郭宏振告诉记者,学校的说法是,自己不再是学校的学生,以后不能再为他支付相关费用了,同时,聘请了律师和郭宏振交涉,提出通过法律诉讼渠道,解决郭宏振的赔偿问题。

  这期间,学校学生处的老师,曾为郭宏振联系到上海一家软件公司的工作,不过声明每月只能发上海市最低保障工资2000多块钱,郭宏振拒绝了。“我虽然视力不好,但也不至于不能用电脑,所以我还是想找跟自己专业相关的工作,但是投了很多简历,对方一看他的视力情况,再也没有后续回复。”郭宏振说。

  在郭宏振提供的一份2019年7月的录音中,校方律师表示,希望郭宏振提供给校方解决方案,再由校方讨论后回复,并建议郭宏振可以走司法程序。2019年8月,郭宏振对东华大学提起民事诉讼。2020年4月29日,郭宏振诉东华大学一案一审第一次开庭。5月9日,该案一审二次开庭。郭宏振的代理律师、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张黔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法院在今天的庭审调查中,主要是核对学校在郭宏振受伤后垫付医药费等费用金额方面。此外,双方争议的焦点为责任划分,即学校在起事故中有没有责任以及应当承担多大责任。

  “我们认为学校应该负全部责任,主要体现在学校在实验室管理上严重缺位,学生在操作这种有相当危险性的实验时没有老师在场指导,学校也没有对学生进行专门培训,没有告知学生该实验操作不当有可能产生爆炸风险等等。”张黔林表示,教育部从2013年以来,多次专门发文强调高校实验室要加强管理,落实安全责任,要对参加实验人员进行培训,做好安全保障等等,现在看来,被告并没有严格落实这些要求,最终才导致了事故的发生。

  张黔林说,本次事故后警方没有立案,没有第三方出具事故认定,具体责任划分将由法院根据双方提供的证据和查清的事实来确定。“根据类似案件办理来看,案件因果关系是难点。”

  5月9日,大众网·海报新闻记者见到郭宏振时,他刚参加完法院一审的第二次开庭。走在路上的他,带着墨镜和口罩,看不清路牌,只能用手机拍下来,凑近了看,然后选择前进的方向。

  4年过去了,28岁的郭宏振一直带着口罩、墨镜生活,每天都要给脸上抹药、滴眼药水,女友离他而去,同学不再和他联系,他完全理解,然而学校也要抛弃他,他却怎么也想不通。